上调3毛钱,快递涨价潮又来了?

除了薇娅、李佳琦,最适合入围双11“气氛组”的莫过于快递涨价。这一行动通常悄然进行,但今年还是被网友送上了热搜。

拼多多商家李阳早在10月初就发现了端倪。圆通业务员通知他,每单涨3毛钱。李阳所从事的工作服批发生意,眼下并不景气,每天发单量维持在200单左右。一个月因快递费涨价增加的1800元成本,对这个小商家来说,是笔不小的支出。

“从9月开始,义乌的中通、圆通、韵达、申通、百世、极兔等主要快递公司都在涨价,平均每单涨2毛钱。”义乌申通快递员向海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听说还要涨。”他9月发现每单涨了0.15元,10月8日后又涨了0.1元,到现在,申通给电商商家发1公斤以内的快递价格是每单1.65元。

AI财经社询问各家快递公司涨价情况,其中一家回应称,“目前还没获取相关信息,即使有这种调整,更多也是针对价格较低的不合理地区做出的调整,合理的调整肯定有利于市场稳定。”

双11前快递集体涨价,每单涨3毛,但“价格战”短时间不会熄火

图/视觉中国

作为国内快递发货量最大的地区之一,义乌一贯是快递价格的风向标,历史上多次价格战在这里最先引爆,甚至有过“八毛发全国”的激烈“肉搏”。眼下义乌这一轮调价,似乎又成为全国快递涨价的前奏。

AI财经社发现,部分地区已经在跟进。比如韵达快递北京某加盟商袁青透露,10月10日起,他们给商家报的快递发件价格开始上涨,1公斤以内小件每单上浮3毛钱。

有业内人士曾总结快递公司每年的调价规律:上半年属于淡季,各家打价格战、抢市场;下半年旺季,快递涨价、一起赚钱,也让财报变好看。双11前夕往往是涨价节点,因为这一时期货量“涨潮”前的应急准备工作多,此时涨价似乎情有可原。

不过,今年似乎有些不同寻常。袁青透露,目前的涨价幅度还是略高于往年双11。根据往年快递涨价规律,李阳相信“等元旦后就能降回去”。但身在其中的向海就没有这么乐观了,往年一旦双11结束,义乌单量下滑,各家就开始降价抢客户,但今年何时降价,他不敢预估,“今年油价上涨厉害,对运输成本影响不小,不过影响最大的还是政策环境。”

政策成为今年双11前快递涨价的隐形变量。多位业内人士观察,政策倾向是鼓励调价的。

9月28日,中通、圆通、极兔、韵达等公司的上海区域同时转发了一则《关于规范快递市场服务价格的通知》,透露从10月8日起开始规范低于实际运作成本的快递价格。言外之意就是要涨价了。

这则通知道出了此前快递市场的无序和快递公司的种种无奈。在“价格战”成为主旋律的这两年,快递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他们承认“由于多年市场竞争和人工成本、转运成本不断上升,导致部分电商用户的快件价格长期低于快递企业实际操作成本”,这种现象“不仅扰乱市场,还严重影响快递企业末端网点的经营稳定”。

如今伴随旺季到来,行业决定来一场整顿。有知情人士透露,这条通知是当地邮政管理局要求发的,“政策上是鼓励大家涨价的。”不过普通消费者不用担心,这次调价面向的是电商商家端,个人发散件的快递价格不会上涨。

相比上海,同是快递“产粮大区”的浙江则相对直接,邮管局直接出面。10月8日,浙江邮管局宣布,经过四个月治理,企业间不正当价格竞争行为得到明显遏制,快递价格较前期有明显回升,快递末端派费得到有效保障。

在政策背景之下,今年快递涨价的第一枪在9月1日就打响了,当时主要为了保障快递小哥的利益,明面上派送费每票涨1毛钱,暗地里快递费也涨了一毛钱,相当于商家端补贴快递小哥。这一次,直接对快递企业“动手”,通过价格调节,遏制行业恶性竞争。

恶性竞争有多惨烈?

这在过往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在价格战还不太严重的2019年,双11前夕有商家投诉快递涨价,浙江市场监管局很快请了15家快递企业“喝茶”,开了个快递企业涉嫌垄断行为的告诫会。

在那次会议上,监管部门要求“不得相互串通、联手涨价”,最后还要求圆通和申通代表企业作表态发言。两家企业的相关负责人毕恭毕敬,表示“一定会严守法律,规范经营”。

时移势易,当初限制涨价是为了规范市场;如今鼓励涨价,也是为了行业生态健康。

2019年以来,受电商格局变动和快递产能供大于求的影响,以电商业务为主的国内快递市场陷入恶性竞争局面,快递企业饱受价格战困扰,但又不得不参与其中。随后,末端网点倒闭、快递员罢工事件频繁爆发。

这种恶性竞争直接影响到消费者体验。这种矛盾在2020年5月的“丰巢事件”中大爆发,当时网络上针对快递小哥不送货上门,直接扔件到收费快递柜的现象,展开了一场社会大讨论,还有上海一个小区自行设立类似“丰巢”的快递柜,以图解决业主过时取件会被收费的痛点。但最终,这场“声讨”以丰巢依旧收费收尾。在实际送件中,“快递员征得用户同意后投件入柜”的承诺基本也未有保障。

说到底,快递员自己花钱,也要把快递扔进丰巢,是为了提高送件效率、挣更多钱,根本上还是快递公司给快递员的派费太低。这是快递恶性竞争传递到末端后,对一线从业者的“挤压”。

业内人士曾给出快递费的分配结构:如果散件用户付10元快递费,层层扣除后,只有1.5元落到末端网点,再扣除场地等摊销费用,剩下的才是快递员派件费。其他成本还要靠技术提升或者规模化缩减,只有快递员人力费用,最容易压缩。

双11前快递集体涨价,每单涨3毛,但“价格战”短时间不会熄火

图/视觉中国

快递员慕容清半年前离开郑州极兔某网点时,压倒他的最后两根“稻草”是罚款和降派费。“雨雪天网点瘫痪,送不完的就让我们强行签收,一旦被客户投诉,就是虚假签收,至少罚500元,但不签收的话,也会因为到点达不到时效被罚。”哪知道后来派费又降了,从每票1元降到0.9元,按每天500件算,一个月收入少了1000元。

和快递员绑在一条船上的“难兄难弟”是末端网点。贵阳的李红英去年10月加盟天天快递,接盘网点前,他特地跑单三个月,看真赚钱才敢投资。当时他想着每个月赚1万多元,养活一家老小绰绰有余,哪知道年后,天天快递被行业“价格战”拖累,砍掉了快递业务,李红英的35万元投资款打了水漂。

北京天天加盟商爱华更是损失惨重,“2020年新签了两个天天网点,准备大干一场,哪知道因为停网,亏了100万元,要不是有仓储业务撑着,一年到头只贴钱了。”

恶性竞争也让一些曾经的明星快递公司登上“死亡名单”,比如快捷快递、国通快递、全峰快递、如风达、全一快递等。AI财经社统计,从2018年至今,有12家二线快递陷入困局,其中6家死亡,1家被迫卖身,剩下的则收缩战线,给成千上万网点留下一堆债务。

头部玩家也情况不妙。百世集团今年二季度净亏损4.6亿元,是上年同期的15倍,不久前还传出集团有意卖掉旗下百世快递业务的消息;申通今年上半年归母净亏损1.5亿元,同比下滑307%。

在价格战打得敌我俱损、还伤及用户的情况下,整顿、涨价来得似乎正是时候。

涨价是否意味着价格战熄火?

回到行业层面,规范快递市场的不仅是价格,还有整个行业的开放竞争程度。但从目前来看,席卷互联网平台的反垄断风,在快递领域的渗透还不够深。

今年9月末,阿里、腾讯上演世纪大和解,饿了么、优酷、大麦等多款淘系APP接入微信支付,而微信也逐步放开外链屏蔽,包括与死对头字节跳动。不过京东在2020年9月封杀申通后,至今未对其开放业务;相应的,淘系也没有拥抱京东物流。即便今年风向有一丝松动,京东接纳了与拼多多关系密切的极兔,但淘宝方面依然拒绝极兔接入。

快递战场是电商战场的延续,在电商各自圈地时,快递不得不站队,这也加剧了行业内部的无序竞争。向海透露,目前快递领域主要有三种单号源,分别是京东无界、菜鸟、拼多多电子面单,“菜鸟单号能用到拼多多平台交易上,拼多多单号不能用到淘系平台,如果拼多多关闭菜鸟单号源,就算非法条码,对通达系打击很大,所以现在通达系就担心被拼多多关闭数据接口。”

双11前快递集体涨价,每单涨3毛,但“价格战”短时间不会熄火

图/视觉中国

反垄断大背景之下,快递业要迎来开放式竞争恐怕还是路途遥远。因为背后涉及电商平台的数据安全。有业内知情人士告诉AI财经社,“很难开放,最核心的原因是电商都要生态闭环,物流数据是电商平台的‘下半身’,而且是交易数据的核心组成部分。阿里当时成立菜鸟,就是为了要把物流数据信息留在自己的平台上。”

这么看来,开放竞争无望,快递公司的希望恐怕还要放在规范价格上。甚至有一种声音认为,这次涨价可能是价格战终结的拐点。

不过,快递专业人士徐勇不这么认为。“快递的产业集中度没有改变,快递产能依然供大于求。如果多要点市场份额,只能低价竞争,即以价换量。”在他看来,恶性竞争主要表现为价格战。因为加盟制快递的隐形成本没有反应出来(比如部分快递加盟商没有给快递员交社保),人力成本没有真实反应在价格上;同时,电商控制着快递的定价权。即使快递的价格战短期出现了趋缓,但是快递价格战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因此,所谓快递行业出现价格战拐点的结论,为时尚早。

徐勇给出一个大致预判,“等到中国快递行业前四名总份额达到90%以上,就会进入良性竞争的阶段,目前大约10家快递企业在角逐,还是处在恶性竞争。”他补充说,“中国快递以电商快递为主,不像欧美日以商务快递和物流配送为主,所以一时很难改变态势。”

照此看,也许这次涨价是价格战趋缓的信号,但离消失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Categories:

沪ICP备13010850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27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