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夹在两种声音之中。一边是极高的热情,期望它一夜战胜安卓;一边是悲观情绪,因为它技术仍有薄弱之处,而它在手机业务缺位、物联网生态太慢、车联网中汽车又太强势的形势下,破局不易。但在最近3天举办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人们观察到了华为鸿蒙已经凿开了一道道缝隙,无论在消费领域,还是在企业领域,似乎有了更多可能性。

虽然面临诸多挑战,但鸿蒙的路径无疑更加清晰了。

“看到了鸿蒙的一些势头”

这个周末,在东莞松山湖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关于鸿蒙的最新动向,受到业界关注。

大会开幕当天,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告诉与会者,已经有1.5亿华为用户升级了鸿蒙系统,今年年底可达到2亿。同时,2021年新增生态合作伙伴设备超过6000万台。

此前,华为高管在不同场合都表态,16%的市占率是操作系统的一条“生死线”。为了达到这条生死线,鸿蒙必须在2021年内达成“覆盖3亿台设备”的目标。距离年底只剩两个多月时间,华为是否能实现这个目标?华为消费者业务AI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总裁王成录回复AI财经社:“年底将超过3亿台,其中2亿台是华为自家设备,1亿台是非华为设备。”

在非华为设备领域,鸿蒙最早开拓的是家电市场,合作的“标杆”是美的。美的副总裁兼CIO张小懿在开发者大会期间称,美的已有20多个品类搭载鸿蒙操作系统,今年美的鸿蒙智能家电出货量将超过预定的200万台目标。

张小懿还在一个分论坛上告诉与会者,美的已经基于OpenHarmony2.0(开源鸿蒙),推出美的自有的物联网操作系统1.0。“美的一年卖4亿台设备,这意味着未来一年就有4亿台设备天然与鸿蒙连接。”此前,华为已于2020年、2021年两次将鸿蒙操作系统的基础能力,捐献给国内的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开源项目名为OpenHarmony,期望通过社区力量,提速鸿蒙布局,并打破人们对鸿蒙的戒备之心。

“现阶段,华为在加速布局鸿蒙,就看有多少人来给这把火添柴了。我目前是能看出一些势头的。”一位与会资深芯片人士告诉AI财经社。该人士坦言,鸿蒙推广确实面临挑战,因为华为手机遇到了困难,其他品牌手机又对华为有戒备心,鸿蒙的推广只能靠华为自己的存量手机。“但你能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咨询鸿蒙。在鸿蒙推出之前,业界设备是各自为政的,美的本来也有一套自己的操作系统,海尔、小米也都有。鸿蒙的推出,能将不同品牌的设备打通连接。”

根据余承东的官宣信息,目前,鸿蒙智联已有超过1800个合作伙伴、4000款产品。今年底明年初,华为与小康赛力斯推出的豪华中型SUV上,将第一个搭载鸿蒙系统智能座舱。

华为变了,鸿蒙进工厂下矿井,手机之外还卖家庭装修物件

搭载鸿蒙的智能座舱 图片来源:华为

对于鸿蒙,业内存在两种声音。一边是极高的热情,甚至在鸿蒙身上倾注了“一夜抗衡安卓”的期待;一边是观望和悲观情绪,他们了解鸿蒙技术目前的薄弱,也看到在错综复杂的利益格局下建立生态的巨大挑战。比如,手机业务缺位,AI财经社此前获悉,华为有意拉小米、OV等手机厂商加入,但最后未达成共识。同时,物联网生态太慢,车联网中汽车又太强势,鸿蒙找到破局点不易。

不过,在这届开发者大会上,鸿蒙似乎已经凿开一道道缝隙,让人们看到一些可能性。比如,赢得更多芯片企业的合作本是鸿蒙的痛点。一位华为合作伙伴曾对AI财经社说,鸿蒙此前只适配了华为自己的海思芯片,但因为海思芯片缺货,让合作伙伴的产品一直没办法量产。但在这届开发者大会上,OpenHarmony已与海思解耦,适配更多芯片。

展台上,有采用君正芯片的词典笔、瑞芯微芯片的跑步机和微波炉、金诚芯片的白板电视和多媒体处理、全志芯片的车机。“去年这个时候,我也有困惑,因为我们的手机遇到困难,鸿蒙该怎么推广。”一位华为鸿蒙资深人士对AI财经社说,“现在,路径已经清晰多了。” 他透露,采用第三方芯片和OpenHarmony的小设备很多,不少也都量产了,很多企业都来咨询,让他看到了发展空间。

华为变了,鸿蒙进工厂下矿井,手机之外还卖家庭装修物件

OpenHarmony支持的产品已从最初的蓝牙通信产品,到机器手 图/赵艳秋

“OpenHarmony目前的问题是功能还不够,但与做了近20年的安卓相比,我们才两年多。”上述人士指着展区中一长排设备和开发板对AI财经社说,以前华为擅长和运营商打交道,所以OpenHarmony最早推出的是蓝牙、WiFi这类通信模组,但现在,它已经扩展到消费产品。比如,今年3月OpenHarmony实现了对带屏、触控功能的支持,随后推出带屏方案;此后,OpenHarmony也打通了电话,提升了处理能力,做出了机械手的演示方案。

“这些进展靠一家也不行,那样太慢了。”这位人士坦言。AI财经社获悉,目前中软、软通动力、东软这些软件企业也参与进来了。

OpenHarmony打开消费市场之外,也进入了矿山、执法和制造这些商业企业领域。

华为变了,鸿蒙进工厂下矿井,手机之外还卖家庭装修物件

现场展示OpenHarmony在工厂自动化作业的场景 图片来源:华为

一位工业界人士告诉AI财经社,工业界对于鸿蒙“可以说是非常期待的”。目前,国产装备业薄弱,稍微高端一点的设备都是进口的,所以数据协议和软件协议自然跟着国外走。“我们在别人的协议下去做拓展、做创新的时候,处处被他们拿捏得死死的。这也是工业企业、第三方服务商最大的痛点。”这也是大家期望国产操作系统能够大显身手的原因。

现场演示了制造厂中一个场景的智能化。上述人士告诉AI财经社,由于工业现场非常复杂,应用场景数不胜数,这需要华为、第三方服务商在不断合作中共同探索,弄清具体场景和需求,开发鸿蒙的能力,做成模块化产品,方便调用。目前,鸿蒙提供了一些基础能力,比如安全、设备互联、低时延等,此前工业软件产品的定制化项目短则数周,长则数年,鸿蒙进入工业,要想挖掘出自身的价值,将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华为下沉到工业现场和生产过程。只有深入理解一个产业,鸿蒙的嫁接才会更顺畅。”该人士称,华为现在也是这样做的。

今年9月,华为与国能集团也共同发布了“矿鸿操作系统”。与鸿蒙进工业类似,矿业国产设备占比不超过30%,鸿蒙的加入对于国产设备的智能化和弯道超车有助益。而“矿鸿操作系统”也将在“产业安全”、行业标准、煤矿工业互联网生态体系的打造中肩负责任。

但在这些应用中,AI财经社了解到,目前绝大部分都为免费。鸿蒙如何变现,支撑其进一步的投入和良性循环?这可能就是全屋智能战略。

“不完全是一家卖手机的公司”

今年4月举办的华为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提出了华为未来的五大关键战略,其中一条就是“要打造全场景无缝的智慧体验”。

在本次开发者大会期间,华为消费者BG首席战略官邵洋告诉与会者,在2020年底,华为内部就做了一次关键的战略升级,一是把2015年推出的华为智能家居设备互联互通的解决方案HiLink ,升级成鸿蒙智联;二是把此前1+8+N的智能单品策略,切换成以全屋智能为主的策略。

邵洋解释战略升级的原因,华为过去做HiLink不是做销售,而是做生态,对于合作伙伴的销售带动不足。“华为现在要变成一个大销售,全屋智能要带动合作伙伴的产品实现真正的销售。”在华为的全屋智能战略中,一个逻辑是合作伙伴把自己的产品归类到十大子系统当中,比如影音子系统、家电子系统、遮阳子系统、照明子系统等,去参与到住宅装修的销售中去。

AI财经社获悉,今年上半年,华为抽调了部分做通信、智慧屏的人员,成立了一个全屋智能部门。该部门先与地产企业合作,推出10万到20万元的方案,向别墅这样的高档住宅用户推广全屋智能方案。而在今年底将进一步推出普惠方案。

华为变了,鸿蒙进工厂下矿井,手机之外还卖家庭装修物件

图片来源:华为

全屋智能中华为卖什么?合作伙伴卖什么?AI财经社在现场看到的情况与传统印象中的华为反差较大:除了智慧屏、平板、音箱等华为设备外,华为还提供设备互联的关键设备“智能主机”,也提供智能开关、窗帘电机、可调光驱动器、烟雾感应器等小器件,这些器件都带有智能化功能。而第三方合作伙伴提供家电、灯具、新风系统等家居产品。鸿蒙智联也做了很多灯,这些灯做后续补充。

现在华为已经开拓了不少地产合作伙伴,还正在拓展酒店合作伙伴、门店合作伙伴,这些合作伙伴已经在帮助卖这些产品。

华为变了,鸿蒙进工厂下矿井,手机之外还卖家庭装修物件

华为开卖的传感器、驱动器、面板控制器、窗帘电机等。图/赵艳秋

“全屋战略将是华为全场景五大战略中第一个‘杀’出来的战略。”但邵洋也坦承,过去半年,卖得并不够好,但所幸得到的反馈都是正向的建议,大家觉得这个方向非常好,但不干就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作为新手的华为,在这个硬行当里碰了不少壁。

消费者BG IoT产品线总裁支浩对AI财经社说,渠道伙伴在给客户安装的时候发现了很多问题,比如智能主机操控不方便,消费者体验不太好。“做生态是不一样的,我们卖出去一套就要维护一套,也因为这些反馈,我们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把IT系统全部进行了改造。”

10月30日前,全国将有15家华为全屋智能授权体验店正式开业,覆盖北京、武汉、长沙、温州、合肥、成都、南京、福州等15个城市,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在50座城市建立50家线下门店。

“过去十年我们都在做手机,手机一年的全球产值3700亿美金,现在大家都说百年的汽车工业到了变革点,凡是跟新能源车沾边的都在暴涨,车一年的产值是两万亿,而房地产的市场到底多大?数据都无法统计。”邵洋说,未来华为全屋智能的计划是实现5年卖出500万套。

被问到华为过去半年的变化,支浩的感受是,“华为消费者业务现在已经不再简单只是做手机,而是一个全场景公司。”如今,消费者业务的部分重任已落到华为的全屋智能肩上。但作为一个行业新手,要想在这个巨大的市场里淘到金,华为显然还有很多课需要补。

最牛的公司不是产品公司

和鸿蒙一样,HMS(华为移动生态)的推出,也是华为的一场自救。

2019年受到美国的打压,华为不得使用谷歌的各种应用,包括谷歌地图、谷歌搜索、YouTube等谷歌GMS全家桶服务。这对于华为的海外市场是一大重创。彼时华为在极短的时间内集结了工程师,开始建设自己的HMS生态。

“如果没有2019年的华为事件,华为是不会成为一家生态公司的,也不想做一家生态公司,当时我们的想法是继续做好产品,但华为被美国打压后,回头来看生态,全球市场上Top应用都是美国的,生态也是美国的,我们才真正意识到,最伟大的公司不是产品做得很牛的公司,而是生态做得很好的公司。” 在开发者大会期间的松湖对话中,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华为云CEO张平安说。

2019年,华为提出构建全球移动应用新生态,推出了HMS Core 4 ,上线了华为浏览器、华为视频App,2020年上线的HMS Core 5,开放了支付、搜索、地图、广告、浏览器五大根服务引擎。

在今年推出的HMS Core 6中,华为支付是其中一大亮点,也是华为构建应用生态的一块重要版图。今年3月,华为全资入股深圳市讯联智付,拿下第三方支付牌照,成为继小米后又一家拥有支付牌照的手机厂商,还首次试水了本届华为开发者大会的门票购买。

在没有牌照之前,华为支付是和银联合作。这种合作模式下,相当于华为只是一根管道。在拿到牌照后,用户可以把钱存在华为支付里,华为自己就成了一个小水箱。

“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希望参与支付领域,这样才能有一个相对完整的生态体系。”一位华为人士对AI财经社说,华为支付未来希望能串联起整个华为生态,包括视频、音乐、会员等各种服务。此外,华为支付背后也有开发者推动,“如果提现,需要给到微信和支付宝一些提现费,他们希望能在华为的体系上完成一个完整的闭环,不需要再跨App操作。”

不仅是线上,这位人士透露,华为支付还将发展线下商户,届时华为手机用户可以线下买单。“微信和支付宝是一个软件,但我们是基于硬件,是只有华为手机的用户才有可以支付的渠道。”

而打开华为钱包App页面,它已与支付宝类似,正在朝本地生活迈进,有城市服务、交通出行、华为商城、天猫双11、信贷严选……

华为变了,鸿蒙进工厂下矿井,手机之外还卖家庭装修物件

华为钱包越来越像支付宝 图/AI财经社 唐煜

华为也在推动其他自有应用。今年,华为视频打造了一个“综合视频窗口”,购买一个超钻套餐就能看华为视频、优酷、芒果、腾讯四大专区的所有视频,不需要切换。还效仿抖音,在App内打造了一个短视频社区。不过AI财经社了解到,由于华为视频目前只支持华为手机下载,视频社区入驻的达人中也没有流量网红,华为视频的影响力目前还不显著。

AI财经社获悉,除了自家应用,集成华为HMS Core技术的全球应用目前超过17.3万个,虽然谷歌自家的应用还不能出现在华为应用市场上,但全球每个地域Top100的应用都是华为看重的。

从 2018 到 2021年,在HMS 的注册开发者也在快速增加中,从2018 年的56万到2021年510 万人。HMS生态开发者在2021年前三季度获得的收入增长62%,张平安还介绍到,华为手表太空人表盘开发者通过HMS赚到了1300万元。同时,HMS应用的终端用户数量达到了 7.3 亿,应用分发量达到了3322亿次。

这串数据看似很亮眼,但张平安称,HMS的生态构建还是漫漫长路。“小伙伴告诉我,华为搜索在好几个国家都已经排到第三名了,但是一看份额,0.4%,第一名是99%。”

为了做好HMS生态,过去3年,华为可以说是大出血。在松湖对话上,张平安称仅华为搜索业务每年服务器的消耗就是很大一笔钱,把像机器学习这样的技术转化为服务,也没有从合作伙伴那里收到一分钱,“打水漂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这个生态养起来。”

“这两年,华为经历了四轮制裁。我们也在思考突围的方向。”10月22日,余承东在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如是说。“累计3年来,我们在鸿蒙整个生态体系投入已经超过了500多亿人民币。我们和全球开发者们、合作伙伴们一起打造一个万物智联的新生态,一个基于的鸿蒙操作系统、鸿蒙智联、OpenHarmony(鸿蒙开源项目)和HMS Core,面向1+8+N全场景设备的强大的生态体系。”

与会者们都观察到了华为之变,但这个变化道阻且长,仍需持续数年。

Categories:

沪ICP备13010850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27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