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制片人被抓背后,三年投入500亿元,两大头部剧停摆

撰文 / AI财经社 周享玥 何畅

编辑 / 董雨晴

如果不是因为一则突如其来的“腾讯视频制片人张萌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的消息,外界对于“张萌”这个名字的认知,可能还停留在同样有过制片人身份的女明星张萌身上。

当然,此张萌非彼“张萌”,而是一位在腾讯工作7年之久的高级制片人,今年暑期档的爆款剧《你是我的荣耀》,2020年的《摩天大楼》,2019年的《陈情令》,以及腾讯视频2016年的大热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等,他都是制片人之一。

事情发生在10月25日,当日晚间,有消息传出,腾讯视频制片人张某因卷入郑爽主演的遗留剧《倩女幽魂》(现已改名《只问今生恋沧溟》)“阴阳合同”案而被调查,其直属领导方某也涉案其中。

随后,舆论很快发酵,腾讯不得不在第二天上午紧急回应:近期,腾讯在反舞弊调查中发现,腾讯视频影视项目制片人张某存在违反公司“高压线”行为,并涉嫌违法,现已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目前警方已经立案调查;网传我方涉及阴阳合同等说法,系以讹传讹。

至于张萌被带走调查的具体原因,腾讯方面没有透露更多信息。但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张萌是因《倩女幽魂》被举报,腾讯在调查过程中,顺藤摸瓜发现其违法事实。

其实,腾讯视频制片人被抓背后,还有许多值得深思的问题。

跌落的杰出制片人

2020年10月28日这天晚上,京城北五环附近的北京会议中心里,聚集了包括编剧、导演、制片人等在内的数百位中国影视行业从业者。

时任企鹅影视高级制片人的张萌也在其中。在当天晚上那场精英云集的第三届初心榜颁奖典礼上,张萌作为“2020年度杰出平台型制片人”奖项获奖者之一上台领了奖,并照例发表了获奖感言。而让他获得这个奖项的代表作品,是在2020年8月同时播出的两部网剧《摩天大楼》和《且听凤鸣》。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在那张后来流传出来的领奖图中,一身黑色上衣的张萌,手捧金色奖杯,侃侃而谈,脸上的表情则被精准定格在了嘴巴因为笑容咧到嘴角那一刻。

“初心奖,最应该的初心到底是什么?”面对台下的一众同行,张萌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并很快做出了解释:“2002年刚踏进中戏的时候,就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想法,这辈子就要干影视行业了。这个初心就是我一直坚持下来在做影视这个事情。”

当然,他也没忘记感谢一下现任东家腾讯,“加入腾讯第六年了,非常荣幸跟着腾讯发展起来,希望能保持自己的创作心态,希望以后大家提起制片人的时候,觉得张萌是做内容的制片人,这就是对我最大的认可了。”

公开资料显示,张萌是腾讯视频资深项目制片人,任职于影视内容制作部天蓬工作室。2021年8月的某次采访中,他还一度以腾讯在线视频影视内容制作部天蓬工作室负责人的身份出现。而腾讯旗下做自制内容的企鹅影视内部有多个工作室,如主要负责定制剧和自有IP研发的天璇工作室、负责自有IP项目的天同工作室、负责PGC(专业生产内容)内容生产的天机工作室等。

张萌所在的天蓬工作室虽然并不属于最出名的那个,但梳理其履历可以发现,其在腾讯的制片人之路走得还算顺畅。

早在2016年3月,张萌加入腾讯的第二年,他就已经跟随时任企鹅影视天璇工作室总经理的方芳,参与了《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的制作,其中,方芳为总制片人,张萌为制片人。方芳即为此次卷入“张萌被调查”传闻中的“方某”,系张萌的直属领导,同时也是现任企鹅影视副总裁、腾讯在线视频影视内容制作部副总经理,主要负责影视剧的项目开发。

而在《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拍摄的同年,张萌还再次跟随方芳,参与了《使徒行者2》的制作。《使徒行者2》是腾讯视频拓展港剧市场三年战略布局中的第一部作品,也是企鹅影视与TVB共同打造的一部警匪港剧,其前作《使徒行者》曾在2014年风靡一时,不仅拿到过TVB年度收视冠军,还出人意料地在中国内地取得了网络播放量过20亿的成绩,豆瓣评分也达到了8.4的高分。

靠着《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使徒行者2》等多部影视剧,2017年时,张萌在参加业内举办的各种活动时的称呼就已经升级为了“企鹅影视高级制片人”。

而张萌与方芳也开始了长期搭档,二人曾多次出现在同一部作品中,包括2019年的《陈情令》、2020年的《摩天大楼》、2021年的《你是我的荣耀》,以及刚刚开机的《如月》等。

2019年开始,张萌的事业进入快速上升期。最明显的体现是,这年11月,张萌靠着“《陈情令》、《全职高手》制片人”的身份,成功在“2019金海鸥年度人物”活动上获得了一个“年度话题关注人物”的称号。而2020年10月和2021年1月,张萌又分别在第三届初心榜颁奖典礼和第五届金骨朵网络影视盛典上拿下了“2020年度杰出平台型制片人”和“年度品质短剧集”的奖项。

2021年暑假,《你是我的荣耀》成为爆款剧,张萌再次吸了一波热度,在今年8月,剧集收官之际,他就和总制片人方芳一起,出现在了多家媒体的报道中,讲述《你是我的荣耀》背后的故事。

此时的张萌不会想到,仅仅两个多月后,自己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被大众关注,而他立志要干一辈子影视行业的目标也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和腾讯之间则很可能就此别过。

腐败案件频发

张萌事件并非孤例,要知道腾讯在内部反腐上向来“不手软”。

一位接近腾讯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腾讯于10月25日内部发布全员邮件,通报了2021年第三季度的28起反舞弊相关案件,其中就涉及一位与张萌同属影视内容制作部的员工。AI财经社发现,该员工曾与张萌一同担任某部企鹅影视参与联合出品、腾讯视频独播剧集的制片人。通报中称其“将剧组用于拍摄的道具和服装据为己有”,目前案件已移送公安机关处理。该员工本人此前已离职,腾讯对其的处理为拉入黑名单,永不录用。

但外界记忆最深的,应该是2015年,那场腾讯对被视为马化腾昔日爱将与心腹的腾讯前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刘春宁的“千里追凶”。

2013年8月,原腾讯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刘春宁就已经离职,随后入职阿里。但第二年腾讯内部审计时却发现,当初刘春宁主管的视频团队存在贪腐疑点。腾讯于是在2015年正式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很快,刘春宁就从阿里副总裁的位置上被深圳警方带走,被调查的原因则是因为牵涉前东家腾讯商业贿赂案,涉嫌在腾讯任职期间利用电视剧采购权收受巨额贿赂。

当时任腾讯公关总监的张军也提到:“我们报案的是前两年视频部门的贪腐事件,在警方侦查过程中牵扯出了刘。”

2016年4月,刘春宁被控受贿一案开庭审理。检方提出了两条指控,一是其涉嫌操纵腾讯采购剧《自古英雄出少年》的评级,并从中受贿143万元;二是在采购《宝贝》、《兰陵王》两部剧时,收受耀客传媒贿赂70万元。

AI财经社未能找到该案的一审判决书。不过,2020年5月,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发布执行裁定书,其中提到,2018年10月15日,因未发现被执行人即刘春宁名下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裁定终结该次执行程序,后经全国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查询反馈,依法冻结其名下银行账户,并扣划款项10435.48元上缴国库。2020年4月20日,刘春宁主动将剩余款项2042938.98元支付。至此,该案予以结案。但此后并未在裁判文书网中查找到刘春宁的判决书。

实际上,腾讯内部很早就设有“审计监察反舞弊调查组”,又称“反舞弊调查部”,并在2016年下半年上线了“阳光腾讯”公众号,负责介绍腾讯反腐政策、舞弊案例公示以及举报通道。

该公众号截至目前,只发了15条推文,除了日常逢年过节发布的文案,最重磅的两条就是其在2019年12月底和2021年2月的两次反舞弊通报。

据通报显示,仅2019年前三季度,腾讯反舞弊调查部就查处违反“高压线”案件40余起,其中60余人因触犯“高压线”被辞退,10余人因涉嫌违法犯罪被移送公安司法机关,同时,涉事合作伙伴被拉黑,永不合作。而在2019年第四季度到2021年2月初,腾讯反舞弊调查部又再次发现查处违反“腾讯高压线”案件60余起,100余人因违反“腾讯高压线”被辞退,40余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至于所谓的“高压线”主要是指腾讯文化和价值观所不能容忍的行为界线,包括六条,分别是:弄虚作假行为、收受贿赂行为、泄露机密行为、不当竞争行为、利益冲突行为、其他违法违规行为。

具体来看,腾讯历次披露的典型案件中,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都是被通报最多的部门。2021年2月通报中的22个典型案件中,就有14个案件,26名员工因“为供应商/外部公司/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并收取好处费”等原因被通报,涉及的PCG业务包括短视频、资讯运营、移动应用凭条、移动商业产品、浏览平台产品部等多个业务部门。

而此次引发关注的张萌,所在部门同样也是PCG下属部门。

另据最新消息显示,除了张萌,今年三季度,腾讯公司在反舞弊调查中还处理了59人。其中,13人因违反“高压线”被辞退或列入黑名单,13人中有3人因涉嫌违法行为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4名涉案的外部人员一并被公安机关处理。6家供应商被列入公司黑名单,永不合作。

实际上,不止是腾讯,涉及电视剧行业的人近年有不少被查处的。去年6月,在被调查半年有余后,浙江广电集团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陶燕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判决书中提到,陶燕在投资电视剧《春风十里不如你》时违法收款488万元。

在过往类似的腐败案例中,还有另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杨伟东,他曾担任优酷总裁、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

2018年12月,杨伟东被曝因经济问题配合警方调查。两年后,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公布的一审判决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杨伟东担任优酷总裁期间,利用其全面运营、管理某等相关平台的职务便利,收受、索取业务合作单位的贿赂款共计人民币855万余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法院认为,其行为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二百万元。

事实上,无论是杨伟东还是刘春宁,都拥有一份金光闪闪的履历。以杨伟东为例,他是国企文职出身,在联想转型为公关,加入诺基亚后又从市场专员做到了大中国区营销及活动市场总监。迈入视频领域后更是一路顺风顺水,他是阿里大文娱首任轮值总裁,兼任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意气风发。

“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杨伟东曾经借巴菲特的这句话与从业者共勉,却不料一语成谶,恰好说中了自己。

什么滋生了腐败?

许多年来,剧集行业一直就是滋生腐败的重灾区。

2006年,电视剧立项制首次改为备案制。此后,电视剧备案数量就逐年提升,到2015年已达到顶峰,年度备案电视剧集数均在4万集上下。

拍摄的集数一直在上涨,但平台能采买以及播出的集数却是有限的。

最终,造成了国产剧集产能过剩的局面,形成了典型的买方市场。而为了把剧卖出去,剧集公司会想尽办法。一位剧集行业从业者告诉AI财经社,“从前为了卖剧,紧紧抱住电视台大腿,这几年重心已经完全转移到了视频平台,大部分剧都卖给了腾讯、爱奇艺和优酷几家。”

但问题也来了,怎么卖?

和电影需要观众买单不一样,剧集发行工作主要针对平台,剧集公司负责制作内容,再卖给播出平台,平台会根据自身的排播计划进行采购。

目前,除了平台自制剧外,由剧集公司出品的剧集也分为版权剧和定制剧,前者多只进行版权的买卖,前期策划和制作都由剧集公司独立完成,这类剧集目前多由正午阳光等头部企业出产,诸如《大江大河》《清平乐》等;而定制剧几乎是为平台量身打造的,往往是剧集公司先提案,平台进行出资和监制,甚至要参与到剧本撰写、演员筛选以及宣传的方方面面。优酷在今年上半年热播的《司藤》和《山河令》就是定制剧。

对于版权剧,由于其本身没有明确的标准规定,审核起来也没有明确的细则,是否购买完全由版权采购人说了算,近几年也尤其容易出现腐败情况。目前,版权剧的单集成本普遍在500万元到800万元之间。也就是说,一部20集上下的剧集,采购下来光版权费就要达到上亿元。

实际上,一位视频平台行业从业者表示,剧集内容往往也是各大视频平台拉会员的重要支撑。以至于各大平台为了维持会员数量不得不在内容上大刀阔斧地投入,据公开数据显示,爱奇艺平台的内容成本一直居高不下,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间,内容成本分别为208亿元、222亿元和209亿元。

而腾讯视频自己披露的这三年的内容成本是合计超过500亿元。

这个规模的投入是什么概念?

据公开信息显示,阿里2020财年净利润是1492亿元,腾讯2020年全年净利润是1598亿元,京东2020年全年净利润是494亿元,字节跳动2020年全年净利润是450亿元。

腾讯视频的三年投入,基本上与京东和字节一年的利润相当。

巨大的投入之下,压缩成本早就成了这几年的行业主题。

据AI财经社了解,自2019年开始,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就在推行成本控制策略,到2020年初,爱奇艺进一步加强了内容制作管理,将成本控制工作进行了细化。

腾讯方面,在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部成立后,腾讯COO任宇昕就在内部进行人员和业务的整合与调整,一个大的方向也是提质增效,对腾讯视频也提出了明确的压缩亏损指标。此后,2020年财报中,腾讯即披露2019年全年腾讯视频的亏损仅为30亿元,远低于行业动辄亏损百亿的水平。

“当时腾讯视频的成本节省主要在技术方面,通过建立技术中台,这部分成本就让腾讯集团来承担了,另外,这一年大爆的《陈情令》贡献了不少收入。”一位接近腾讯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

阿里方面,据知情人士透露,自2020年开始,阿里就表示集团方面不再给阿里文娱进行输血。

但对行业而言,压缩成本也意味着在线视频这场战役还远未到终局。2020年之后,几大视频网站中,尤以腾讯视频出手最为阔绰。业内都记得腾讯副总裁孙忠怀在2021腾讯视频V视界大会上的发言,他说未来三年,腾讯视频要投入千亿用于内容,“我们呢,别的没有,就有一颗真心啊”,随后他又补充道,“不是,其实也有别的,还有钱,也有1000亿的钱,但是也有真心啊。”

1000亿元,对比前三年直接翻倍。

但2021年,腾讯视频却是流年不利,它先后遭遇了多起黑天鹅事件。先是定档暑期的大制作剧集《青簪行》遭遇吴亦凡事件,彻底沉没,也就是说数亿元的投资几乎再难收回成本。

此后,原本定档9月播出的由肖战和杨紫主演的《余生请多指教》,也匆匆撤档。腾讯视频先后损失了两大重磅内容。一位剧集行业从业者称,腾讯视频近日的确在进行大规模的自查。

“这更加反映了影视行业的惨淡,自查都提上了日程。”一位从业者感叹道,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其实是利好,“影视行业这几年实在是太乱了,各类乱象丛生,贪腐也只是其中一个缩影,成本就是这么涨起来了,早就该整一整风气。”

另一位视频网站从业者说,“过去两三年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对视频行业充满信心,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Categories:

沪ICP备13010850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27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