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特斯拉市值站上万亿美金,11月4日,这一数字进一步被刷新为1.24万亿,成为美股第五家市值破万亿的企业,几乎超过美股全部主要车企市值的加总。

截至11月3日盘后,美股汽车公司中,丰田最新市值为2529亿美元、通用市值813亿美元、福特市值不到745亿美元,蔚来市值658亿美元、小鹏399亿美元、理想市值不到320亿美元。

但反观特斯拉,从破万亿当天算起,到11月3日美股的8个交易日中,特斯拉股价有6天上涨。11月3日收盘价1213.86美元/股。过去一个月中,特斯拉累计涨幅超过56%。

特斯拉被高估了吗?作为特斯拉早期的投资者,腾讯、高瓴曾有机会在特斯拉股价上获得巨额的浮盈,其中腾讯曾位列特斯拉第五大股东。但遗憾的是,两家公司分别在2019年底前抛出了大部分,完美“错过”了最新一波行情。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砸盘”特斯拉的还包括该公司市值膨胀后的最大受益者,即特斯拉创始人、CEO埃隆·马斯克本人。

腾讯、高瓴“踏空”特斯拉

特斯拉狂飙的市值,似乎在嘲笑着所有谨慎、保守的投资者,比如腾讯、高瓴等。

2017年,腾讯17.78亿美元投资特斯拉,持股5%,成为特斯拉第五大股东。彼时,特斯拉的市值还远不及美国第一大车企通用汽车。

万亿美元特斯拉,腾讯高瓴卖早了?马斯克亲自“砸盘”

若按照当年的买入价粗略计算,以特斯拉目前1.22万亿的市值,马化腾四年的投资回报将超过360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A股数百家市值百亿元以上上市公司的利润总额。

然而,AI财经社查阅发现,最早在2019年Q3财报中,腾讯已减持了手中绝大多数特斯拉的股份。在这之前,特斯拉股价的最高位约为795美元每股,不到目前股价的三分之二。

不只是腾讯,把特斯拉股票“卖早了”的另一个投资者,是著名的高瓴。

2019年,高瓴集团创始人张磊将目光瞄准了新能源汽车赛道。彼时,在重仓加持蔚来汽车的同时,高瓴还买入了66.83万股特斯拉的股票。

但在当年的第三季度开始,高瓴即开始大幅减持新能源汽车相关股票,并在第四季度,清仓了特斯拉的所有持股。

有分析认为,高瓴的“误判”,与特斯拉2019年的市场表现息息相关。

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特斯拉共交付36.75万辆新车,超过其2017年及2018年的销量总和。但在这一年的上半年,特斯拉的市场表现却只能用惨淡来形容。

2019年上半年,在经历产品单价下调、自燃事件频发等负面影响后,特斯拉股价持续下跌。在2019年6月,特斯拉股价跌至177美元,为过去三年内最低点。

此外,据特斯拉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特斯拉归母净利润亏损11.1亿美元,是上一年下半年连续两个季度盈利后的再一次亏损。业绩亏损,也直接导致了特斯拉财报发布当天股价大跌13%。

直到公司在2019年第三季度再次实现盈利,才带动特斯拉股价在后两个季度持续上涨。

高瓴等在2019年第四季度清仓特斯拉,的确踩在了特斯拉股价的阶段性高位。不过,超出它们预期的是,随着Model 3在包括国内在内全球市场的交付,进入2020年后特斯拉股价开启“疯涨”模式。这一年,特斯拉全年涨幅接近8倍。而高瓴、腾讯,显然也错过了特斯拉股价新一波的行情。

现在回头看,腾讯、高瓴当时清仓特斯拉,显然与风头正盛的新能源汽车行业走势相悖,从这个角度来看,它们大大低估了特斯拉。然而,作为国内最顶尖的两家投资机构,腾讯、高瓴在新造车上的投资,也自有其逻辑。

腾讯、高瓴,卖早了还是不赌了?

不只是特斯拉,高瓴对国内新造车的投资也偏向于“保守”。

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高瓴持有理想约160万股、蔚来约241万股、小鹏约90万股。但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末,高瓴资本却不再持有三家公司股权。

然而,在对蔚来的投资中,高瓴已不是第一次清仓。

早在蔚来上市之前,高瓴曾以1亿美元参与蔚来2015年的A轮融资,并在此后三年不断加注。同时,高瓴也是小鹏汽车早期的投资人,是理想IPO的认购方之一。

在经过了三年多的“甜蜜期”,2019年第三季度,高瓴开始大幅减持蔚来股份,至同年第四季度,高瓴清仓蔚来,将目光转向医药生物和远程办公。

与特斯拉的轨迹颇为相似,2019年前三季度,蔚来同样经历着艰难时刻。

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蔚来总收入15亿美元,环比下降6%,净亏损扩大至32.85亿元。截至当年6月底,蔚来总资产约182亿美元,总负债达到177.5亿美元,濒临资不抵债的窘境。

此外,同年上半年接连发生的自燃事件,以及后续的大批量产品召回,也让蔚来的口碑跌到谷底。在2019年10月,蔚来股价已跌至1.19美元,逼近纳斯达克退市红线。

直到2019年第三季度末,转机开始出现:蔚来三季度销量大幅上涨,助推公司股价止跌回升,并在四季度持续上涨,最终在12月31日收于4.02美元,创下半年新高。也正是在第三季度,高瓴开始了对蔚来的减持。

“找到最好的公司,做时间的朋友”,是高瓴创始人张磊的投资名言。不过在特斯拉和蔚来身上,时间的意义并没有过多体现,在阶段性高位及时卖出,成了资本逐利的最优解。而对于“老朋友”高瓴的退出,蔚来高层2020年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生意就是生意,投资人的想法可以理解”。

与高瓴不同的是,腾讯在蔚来的投资中保持着第二大股东的位置,并在2020年中多次增持。业内分析认为,对于蔚来的重视,不仅是资本层面的操作,背后更多指向了腾讯在汽车业务板块上的野心。

公开信息显示,腾讯在汽车领域有着十分广泛的布局,涉及车联网、自动驾驶、汽车金融等。

2015年初,腾讯刘炽平来到易车北京总部,与李斌共同宣布易车、京东、腾讯达成战略合作。六年后,在11月4日举行的2021腾讯数字生态大会上,腾讯公布了全新升级的智慧出行业务版图,覆盖智能座舱、自动驾驶、数字营销、出行服务、汽车云数字化解决方案等。

不局限于蔚来,腾讯也曾投资威马,与百度争夺话语权。在业内人士看来,面对汽车产业这个万亿市场,想要在该领域分一杯羹,扶植造车新势力企业显然是更快捷的方式。

在面对国内新造车时,高瓴、腾讯做出不同选择,这背后,腾讯的投资更多是战略投资,考虑未来业务之间合作的可能性,而高瓴则是纯财务考量。

相比之下,对于大洋彼岸的特斯拉,腾讯和高瓴则都是财务投资者,在判断估值处于高点时卖掉成为惯常操作。

在业内人士看来,两家顶尖投资者都选择在2019年清仓特斯拉,说明两家公司都判断特斯拉那时已到合理估值的高点。

事实上,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特斯拉都被冠以“被做空次数最多”的一家公司。“是否会做空特斯拉”,是一些投资大佬经常被提问的话题。而特斯拉与空头的斗争,还曾登上彭博商业周刊,成为封面故事。

万亿美元特斯拉,腾讯高瓴卖早了?马斯克亲自“砸盘”

马斯克亲自“砸盘”,新造车警惕高市值

事实上,与腾讯、高瓴及空头们同样保守的,还有马斯克。

总市值突破万亿美元后,51岁的马斯克身家升至2890亿美元,坐稳世界首富。

但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对于特斯拉股价最大的“不和谐”声音,来自马斯克自己。

今年10月25日,美国老牌汽车租赁巨头赫兹宣布将向特斯拉签下10万辆汽车的采购大单。这被认为是促使特斯拉市值站上万亿美元的关键,消息一出特斯拉股价当天大涨12.7%。摩根大通量化策略师彭程在最新一份报告中称,赫兹宣布购车之后,机构投资者的进场才是近期特斯拉股价暴涨的主要原因。

然而,11月2日,马斯克先对消息本身进行了修正,他在社交媒体上提示称,特斯拉尚未与赫兹签署合同,还表示赫兹不会因采购量大而获得任何特殊优惠。随后特斯拉盘前交易中一度下跌6.9%,收盘跌3.03%,市值蒸发368.7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60亿元)。

除了消息面上的否定,马斯克还在投资逻辑上“反驳”特斯拉的高市值。他在10月25日写道,由于特斯拉供不应求,与赫兹的交易“对我们的经济影响为零”。此外,马斯克认为特斯拉的估值变动很“奇怪”,因为特斯拉的主要挑战是产能问题而不是需求问题,股价因订单增加而上涨并不合理。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马斯克第一次“打压”特斯拉股价。2020年5月,马斯克发文称特斯拉股价“太高”。

在业内人士看来,包括龙头特斯拉在内的新造车势力,若以股价为重心的“市值管理”为经营重心,将给公司埋下诸多隐患。

“乐视就是这个教训。”此前,一位新造车创始人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表示,“造车一开始,就把估值炒到一个极高的水平,那么接下来创始团队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断释放消息,去努力维持这个估值,这很影响做事情。”

事实上,目前特斯拉业绩上的表现的确扎实。2020年特斯拉全年累计交付量接近50万辆,全年总收入315.4亿美元。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特斯拉实现了九个季度的连续性盈利,当季汽车交付量同比增长73%至超过24万辆。

今年前三季,特斯拉已经交付新车62.7万辆,整车销售毛利率达到30%,而近年来多数主流车企的销售毛利率在20%左右。而在10月初举行的2021年股东大会上,马斯克表示有信心维持50%的年交付量增长率,并在2030年达到年销2000万辆。

但即便如此,在部分投资人看来,市值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外界对公司未来盈利空间的预期,特斯拉目前1.22万亿的市值已超过丰田、通用、福特等诸多老牌传统车企市值加总的数倍,从未来公司盈利能力的成长空间来看,这显然不合理。

高市值对于特斯拉是动力,但过高的市值,究竟是动力还是负担还很难说。万亿市值之后,特斯拉的下一步将如何走?借用Loup Ventures管理合伙人Gene Munste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句话,这将是一个值得持续关注的话题。

Categories:

沪ICP备13010850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2768号